坚守立场的默克尔在电视辩论上先拔头筹,这并不令人意外

摘要: 9月3日德国总理、基民联主席默克尔与德国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在柏林作为德国联邦议会选举所在党派总理候选人举行电视辩论。舒尔茨并未能击败默克尔十二年构建出治国之道,这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09-07 20:11 首页 北京商报


9月3日德国总理、基民联主席默克尔与德国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在柏林作为德国联邦议会选举所在党派总理候选人举行电视辩论。事实上,聚焦在难民问题以及宗教问题的辩论上双方观点趋同,而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已经十二年,即便在国内安全状况趋紧、难民问题饱受争议的局面下,德国国内经济形势一直保持良好的持续增长,失业率逐步下降。保守的德国人不会“舍近求远”将“干的不错”的默克尔换成趋同的舒尔茨,于是结果一点都不令人惊讶,舒尔茨并未能击败默克尔十二年构建出大政方针。



01

老龄化社会的满意


辩论结束后,德国电视一台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默克尔在多数问题上的表现都比舒尔茨获得更多支持。总体表现上,55%的德国人满意默克尔的表现,35%支持舒尔茨。涉及内政的劳动力市场问题上,45%信任默克尔,40%支持舒尔茨。默克尔所属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获得的支持率约为38%,远高于第二位的德国社民党的24%的支持率。从数据来看,默克尔可谓提前获得了胜利。


据8月份公布的数据,德国失业率为5.7%,这是德国统一以来的最低纪录。默克尔在经济政策上一向为人称道,根据德国财政部的报告,德国今年二季度GDP增加0.6%。同时报告显示,6月税收同比小幅下降之后,7月份税收再度明显增长,同比增长了9.2%,高达528亿欧元。而在失业率上,默克尔创造了继两德统一以来最低的记录5.7%,当默克尔开始她第一个总理任期时,有500万德国人失业,如今只剩250万,足足少了一半。亮眼的经济政策这对此次辩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助力。


德国是现在世界上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23%,近1900万,仅65岁以上老年人就已经达到1600万。估计到2050年,德国一半以上人口将超过50岁,三分之一的人口超过60岁。在老龄化社会下,求稳发展将是社会民众的主要诉求。与舒尔茨相比,老龄化社会自然会更青睐要比舒尔茨更有政治经验和稳健的默克尔。


作为保守派的默克尔的宽容政策也争取到了年轻人选票,8月底默克尔为游戏展揭幕就被外界解读为争取年轻人选票的一次有效的举措。


02

难民问题的前瞻性


从这场辩论的重要焦点“难民问题”来看,曾经大家都会认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会成为她的阿克琉斯之踵。然而通过此次辩论后的民调结果显示,针对难民问题上44%的人认为默克尔“可信”,高出最大对手舒尔茨5个百分点。


在2015年默克尔接纳后爆发难民危机后,基民盟支持率持续走低。在中国国内,很多网友评论也会将此事评价为“白左”与“圣母”心绑架下的愚蠢政策。事实上在德国,人们对难民问题上要比看上去要乐观的多。这是有历史依据的,在二战结束后东欧地区的1400万德意志裔人被战胜国驱逐回德,而刚刚被战争摧毁的满目疮痍的德国在有限资源的压力还要保障难民的生存。在紧张的资源下,1951年德意志难民组织在西德首都波恩抗议示威,各地都发生了多次摩擦冲突。不过在马歇尔计划的促进下,西德迅速发展,经济的发展需要大量劳动力基数,而难民的补充自然也就演变成了双赢结局。西德迎来了经济奇迹,而生活水平的提高也使得难民与德国本土居民快速融入到了一起。


不仅是对德意志人,对于穆斯林的德国历史上也有相当高的契合度。早在三百年前,哈布斯堡王朝与奥斯曼土耳其存在接壤关系,双方交往频繁。到了近代,十九世纪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逐渐衰落,在衰落的过程中力图重振帝国雄风招募了许多普鲁士教官。而德国对东方的渴求远甚于英法,一战前无论是在学术领域还是经济领域,德国都掀起一股东方热并极力拉近与穆斯林的关系。在政治领域,德皇威廉还造访伊斯坦布尔和大马士革并计划修建柏林(Berlin)-拜占庭(Byzantium)-巴格达(Bagdad)的“3B”铁路,力图扩大在中东影响力。二战前,苏联崛起而苏联国内中亚以及高加索山脉地区存在大量穆斯林,这被希特勒认为是可以利用的力量,并建立起了“东占部”由突厥学家冯占德领导。在二战结束后世界迎来的冷战局势中,慕尼黑清真寺成为西方世界利用穆斯林对抗苏联政权的桥头堡。随着政治领域以及德国战后经济的需要,德国与土耳其在1961年10月30日签署了劳动力招聘协议,至今土耳其裔成为德国占比最高的少数民族。而土耳其裔在德几乎承担了所有基础工作,事实上德国与穆斯林的融合是有效的。据难民危机尚未爆发之前的德国政府数据显示,土耳其人在德国开设了5万家中小企业,每年向德国财政上交的税款高达40亿欧元。对德国社会生产总值的贡献达400多亿欧元。



其实,默克尔接受难民与否是一个伪命题。首先难民问题是挡不住的。接纳与拒绝难民都会来,通过正常方式到不了的国家,难民会通过漫长的海岸线达到欧罗巴大陆,在向内陆延伸。古今中外的历史告诉我们,难民问题是挡不住、堵不了的,那怕你建造了5米高的墙来阻挡难民,他们也会制造出5.01米高的梯子翻过来。人都是逐利的,没有人能阻碍的了人追逐幸福生活的权利。劳动力问题自古以来就是发展的基础,融合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解决了劳动力问题相当于解决了经济发展的基础,因为不管多发达的地区总有些工作是要由人来做的。事实上融合问题是一项投入时间长,成本难以计算的高昂工作。但从长远来看,回报却极为可观。


在难民问题上,舒尔茨与默克尔总原则相对一致,只是在开放边界接受难民的时间段上抨击了默克尔。事实上作为德国的政治精英,没有人不认为难民问题会是一项有着高额回报的挑战。而德国民众的民调结果也表现出了相比较于难民问题的挑战他们更怕极右翼政党的抬头。默克尔对于有关难民问题上坚定而稳健的态度和操作更受民众青睐。


03

稳健的对外政策



国际事务上民调结果显示,61%认为默克尔可信,仅有30%相信舒尔茨,默克尔大胜。在对外政策上,舒尔茨的激进政策与默克尔相比更显稚嫩。舒尔茨认为,特朗普的推特治国已经影响到了世界,世界各国应该撇开美国,自己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面对德土问题,舒尔茨则认为应该对土采取强硬态度,立即终止土耳其的入盟请求。


德国与美国的矛盾实质上是西欧与美国早已存在的裂缝逐渐撕大的结果。随着特朗普的上台,这样巨大分歧都是会必然出现。首先是特朗普面对媒体采访对默克尔难民政策以及欧盟政治环境的大放厥词,德国总统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以及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布洛克都表示了强烈不满。事实上,这样的对抗并不一定是由利益而产生的。而是一种类似于中国明朝的大礼义的类似争论,本质上就是统治的合法性。



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与德国在内政事务上呈现出微妙的政治博弈:如果特朗普民族主义政策取得成功,移民政策、美墨边境墙等诸如滕缄扃鐍般的议题实现,那么将会极大地鼓舞德国国内极右翼政党的影响力,并会削弱默克尔的政治地位。反之,如果默克尔政策被肯定,那么这也会是特朗普政策的一次打击。英国脱欧开始后,欧美分歧则变得更加明显,英国脱欧政策与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之所以默克尔极力要求英国硬脱欧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出于自身政治地位的考量。8月底特朗普甚至叫嚣到,就算白宫破产也要建立墨西哥边境的长城来阻止非法移民,时间节点令人回味无穷。而事实上,自从百年战争之后英国的国家战略也开始奉行起了“大陆均势”政策,作为盎格鲁撒克逊人为主体移民的后世美国远离欧陆争端也自然而然将其奉为战略圭臬。西欧与英美实际上一直处于离心离德的状态,但碍于曾经现实威胁——前苏联而不得不走到一起。但考虑到欧美世界持久深厚的“交情”和特朗普脆弱的政治地位,未来关系很难出现全面倒退。但是,由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的矛盾造成的美欧扩大裂痕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个裂痕的撕裂快慢则是一个优秀政治家才能掌握好的,即使美欧未来或许有一天出现了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也不能是现在。默克尔显然更具手腕,民众自然更信任她。



德土问题则是更为暧昧的外交关系。德国与土耳其关系有着深刻的联系,数百万土耳其裔居住在德国各个城市,德国每年也都会有数百万人会选择去土耳其度假,近万家企业在土耳其设有分部。两国贸易总则每年超过360亿美元。从2016年埃尔多安平息军人政变之后,德土双边关系日趋紧张。围绕西方价值观不断升级的口水战,经历一年半的你来我往,这两个北约盟国的关系在今年七月底明显达到了爆发点。虽然两国历史渊源深厚,但面对战后两国关系的最低点,如果放任现状恶化则双方都将损失巨大。德国国内大量土耳其裔公民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左右德政局的走向,德土关系则是能否当选最重要的平衡点。舒尔茨的激进政策必然会引起土耳其人以及土耳其裔德国选民的强烈反弹,甚至是引起难民问题的恶化。而默克尔在与土耳其关系上处理的却显得不慢不急,充满智慧。德国和土耳其在经济和文化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双方谁也无法承受渐行渐远的痛,只是在现阶段政治与理念上的分歧使的埃尔多安与默克尔矛盾重重,但面对真金白银,双方必将重回谈判桌前。


默克尔是德国最具威望的政治家,其稳健的内政外交政策使得德国人民充满信心,经济政策成为其最大的加分项。虽然难民政策保守诟病,劳动力补充在经济上的影响不可能是短短两年可以预见的。从长远来看,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将极大补充工业4.0计划的劳动力不足。事实上,默克尔在四连任之后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欧美日益高涨的民粹主义情绪。除了默克尔,德国到那里去找跟她一样的政客?


默克尔比舒尔茨强在哪?或许用辩论中的一句话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当面对舒尔茨对她难民政策的批判的时候,她撇了一眼舒尔茨冷静的说道:“领导人总是要在需要做决定的时候做出决定。”

精彩回顾


我们离“近地飞行”还有多远?


维密背后的超模经济学


王府井电商能做“示范”平台吗


首页 - 北京商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