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现代人了吗?

10-30 22:31 首页 观刈书社


1840年开始,直到今天的中国人依然固认为中国是从那个年代,慢慢融入近代化、现代化的洪流。但在一百多年之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我看仍还不能妄称现代。

 

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说法,都习惯性的将实际与理论相互套用,最后得出理论上的实际,没人会再去论证实际上的理论,因为这个东西建立不起来。理论是什么,实际又是什么,中国人不了解也不愿了解。国人只需要知道,有理论这个东西,可以包裹住实际,将其打扮成理论所描述的形状,这样就可以把现实的实际完全看作是理论依据的那个实际。

 

这不过是中国人一场面对着现代标签的意淫。

 

依据中国自己的想法,中国从晚清预备立宪开始,到袁世凯所谓的民主共和,一直到现在,中国一直在从封建向民主靠拢。而时至今日,我不敢说民主已经完全实现,也不敢造次说民主没有实现。无论是希腊文明,还是现在的欧美民主政治,完全的民主在现今世界是不存在的。

 

前一句言及的世界,自然包括中国。教科书习惯性的将前221年秦国建立到1912年宣统退位,这段时间叫做中国的封建时期。但封建社会岂会在前221年才开始,又怎么会仓促的在1912年结束,在前者之前,在后者之后,封建社会依然存在。

 

221年以前的历史离我们太遥远了,但1912年以后却还在和我们相生相存。中国人在习惯上要有个皇帝,即便没有年号,但也一定要有这么个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一群必须要在他人的支配下才能运动、劳作、做工的人,小农经济也好,皇帝一直充当着工厂主管理着这些,一旦还给他们自由身,离开这个专制统治下的大工厂,他们将无所适从,自生自灭。

 

按照民国初年老百姓的说法,他们需要大清的皇帝,民主自由能当饭吃吗。

 

回到今天,我们都在讲90后是一个个性张扬桀骜不驯的群体,那他们就可以打上现代的标签了吗?不,远远不能。80、90后这一群看似现代气息很浓厚的中国人,实际上只是充斥着西方现代文明浅层的部分,与东方传统文明的末节相混杂所孕育出的一种畸形的价值观念。他们是现代文明肤浅的教徒,同时是传统文明可耻的受众。

 

西方宣讲的自由,在中国被理解成对传统的叛逆。中国人认为我对传统叛逆、决裂了,就是我在追求自由了。按照这种逻辑,既然叛逆、决裂,那就割舍个干净。但是,他们还离开不了传统对他的庇护,家庭的庇护,财产的庇护,甚至成为对自己叛逆的庇护。这就好比一个小孩子嫌弃他的父母落后,整天要跟他的家庭决裂,追求所谓的自由。另一方面这个小孩子又会回头依赖家庭,因为这个家庭会给他提供吃穿,而自由不会。

 

总结下来就是,当今中国人靠着中国传统的庇护,反过来勾引西方文明反对中国传统。我吃你的还要背叛你,然后我还得吃你的。

 

上升到政治,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没有人民的自由。权力大有权力大的自由,权力小有权力小的自由,民众,没有自由。我至今只在教科书上认识过选举权,只在教科书上认识过自由,只在教科书上认识过,民主还可以有地域特色的形态。

 

一旦在XX主义前标榜XX特色,我就有必要考虑一下XX主义的纯洁性。

 

除了宪法日,我们几乎没见过XX媒体宣扬过宪法,普及过法律,它们宣扬的不外是XX领导的讲话,头版头条,大书特书。《我不是潘金莲》里的中央首长一动气,从市长以下的官员全部被处理,这些官员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可关键是首长动气了。

 

我们的社会,被现今低劣的价值观一次又一次的强奸。

 

这个垂垂老矣的社会生病了,病入膏肓了,一种病就足以使她倒下,可她就一次性沾染上三个病魔:价值观混乱,潜规则横行,羞耻感丧失。


——END——




首页 - 观刈书社 的更多文章: